公司新聞 政策法規 行業動態

讓城市更聰明更智慧

發布日期:2022-06-10 來源: 瀏覽:0

習近平總書記2020年在浙江考察時指出,讓城市更聰明一些、更智慧一些,是推動城市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必由之路,前景廣闊。《“十四五”數字經濟發展規劃》提出,深化新型智慧城市建設,推動城市數據整合共享和業務協同,提升城市綜合管理服務能力。本期邀請相關專家圍繞智慧城市建設進行探討。

主持人:經濟日報社理論部主任、研究員 徐向梅

智慧城市建設持續深化

主持人:我國探索建設智慧城市取得了哪些成效?

單志廣(國家信息中心信息化和產業發展部主任):智慧城市的概念自提出以來,在國際上引起廣泛影響,持續引發全球智慧城市發展熱潮。智慧城市已經成為推進城鎮化、破解大城市病、提升城市治理水平、提高公共服務質量、發展數字經濟以及提升城市可持續發展能力的必由之路和戰略選擇。

目前國內外還沒有關于智慧城市公認的標準定義。我個人對智慧城市的概念表述是,智慧城市是在現代信息社會條件下,充分利用現代科學技術,面向城市經濟社會發展實際需求,以提升人民群眾幸福感和滿意度為核心,為提升城市發展方式智慧化而開展的改革創新系統工程。

我國智慧城市從政策推進角度大體經歷了四個階段。

第一階段為探索發展期。從2008年底IBM提出“智慧地球”理念到2014年8月,在此之上衍生的智慧城市理念迅速在全世界得到認同和發展,引發智慧城市建設熱潮,我國各地方開始按照自己的理解探索智慧城市建設,不過這一階段的探索還相對分散和無序。第二階段為規范統籌期。從2014年8月至2015年12月,國家發展改革委等八部委發布《關于促進智慧城市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這是經國務院批準,全面指導我國智慧城市建設的第一份系統性文件。國家層面成立由國家發展改革委牽頭、25個部委組成的“促進智慧城市健康發展部際協調工作組”,各部門開始協同指導地方智慧城市建設。第三階段為戰略提升期。從2015年12月到2017年12月,主要標志是2015年中央城市工作會議召開,智慧城市上升到國家戰略層面,成為國家新型城鎮化的重要抓手,此后提出新型智慧城市理念。第四階段為深化發展期。從黨的十九大至今,以智慧社會為統領,各地新型智慧城市建設加速落地,建設成果逐步向區縣和農村延伸。

近年來,我國新型智慧城市建設持續深化,城市服務質量、治理水平和運行效率明顯提升,人民群眾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不斷增強。新型智慧城市建設成效主要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城市服務由盡力而為向無微不至轉變。“互聯網+政務服務”讓企業和群眾到政府辦事像“網購”一樣方便。一方面,服務方式由分散服務向協同服務轉變,變“群眾來回跑”為“部門協同辦”,變“被動服務”為“主動服務”,實現政務服務“只進一扇門”、異地辦和就近辦。另一方面,服務途徑由網上辦理向指尖辦理轉變。我國31個省(區、市)及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和40多個國務院部門機構已開通網上政務服務平臺,初步建成全國一體化在線政務服務平臺體系。越來越多的事項可以通過小程序、APP、自助終端等渠道“指尖觸達”,群眾刷刷臉、動動手指,就可享受隨手辦、隨時辦、隨地辦的便捷體驗。

治理模式由單向管理向雙向互動轉變。從“依靠群眾、專群結合”的“雪亮工程”,到“聯防聯控、群防群控”的社區網格化管理,從“人人參與、自覺維護”的數字城市管理,到“群眾監督、人人有責”的生態環境整治,新型智慧城市在解決城市治理問題的同時,推動城市治理模式從單純政府監管向更加注重社會協同治理轉變。一是政民雙向互動的手段更加多元。除了傳統的熱線、門戶網站等渠道,我國297個地級行政區政府已開通面向公眾的微信、微博、移動APP等新媒體傳播渠道,總體覆蓋率達88.9%。二是信息物理融合范圍更加廣泛。通過構建數字孿生城市,實現城市基礎設施數字化感知、運行狀態可視化展示、發展趨勢智能化仿真,促進政府決策科學化。三是社會協同治理成效更加明顯。城市管理“隨手拍”、交管APP“違法舉報”、社區網格化管理等一批政民互動、群防群治創新應用有效提升了城市治理能力和精細化水平。

數據資源由條線為主向條塊結合轉變。圍繞消除“數據煙囪”,我國先后通過抓統籌、出辦法、建平臺、打基礎、促應用等方式,推動跨層級、跨部門政務數據共享。基本建立政務信息資源目錄體系,實現基于國家數據共享交換平臺的政務信息資源共享目錄動態更新和在線管理。依托電子政務外網,全國政務信息共享網站上線運行,打造全國一體化數據共享交換平臺體系。

數字科技由單項應用向集成融合轉變。數字科技交叉融合與創新應用步伐加快,新型智慧城市的技術路徑更加多元優化。隨著北斗導航衛星的持續部署和無人機技術完善,部分城市探索利用無人機等新型移動終端用于城市治理,實現了“天上看、地上巡、網上查”的目標。人工智能與大數據結合,打造便捷生活新體驗,浙江杭州、衢州引進AI機器人助力“最多跑一次”業務,辦事群眾滿意率高達94.7%。

建設和管理模式由政府主導向多元合作轉變。部分地市探索引入PPP模式推動智慧城市建設運營,實現經營性項目與公益性項目捆綁開發,在減少政府財政壓力的同時,有效緩解社會資本方對非經營性項目參與度不足等問題。

物聯網提供重要支撐

主持人:物聯網在智慧城市建設中有哪些作用?推進物聯網智能基礎設施發展要關注哪些問題?

朱德成(中國電子科技集團公司戰略委員會副主任):物聯網是以感知技術和網絡通信技術為主要手段,實現人、機、物泛在連接,提供信息感知、信息傳輸、信息處理等服務的基礎設施。智慧,是指對環境適應性反應的能力。讓城市智慧起來,就是讓城市具備應對各種變化的能力。這使得物聯網在智慧城市中擁有廣闊的應用空間。傳感器作為物聯網的前端,是對城市環境實現智能感知的前提,這些傳感器的廣泛連接和數據共享,使我們對環境的感知能力更加全面、精準和智能。智能電網、智能物流、智慧社區、智慧交通等,都有物聯網應用。

物聯網概念最先由美國提出,在2008年IBM推出“智慧地球”構想后受到廣泛關注和大力扶持,全球主要國家紛紛加快布局發展物聯網產業。根據物聯網研究機構IoT Analytics最新研究報告,2021年全球物聯網連接數量同比增長8%,達到122億個活躍端點;2022年,物聯網市場預計將增長18%,達到144億個活躍連接。預計2025年,隨著供應限制的緩解和增長的進一步加速,將有大約270億臺聯網物聯網設備。

物聯網為智慧城市實現“萬物互聯、智能感知、科學決策”提供重要支撐,已經成為智慧城市架構中的基本要素。

從全球范圍看,我國較早布局物聯網產業。1999年啟動傳感網研究和開發,2011年被寫入國家“十二五”規劃,正式上升到國家戰略層面。隨后,國家有關部門出臺一系列政策,推動物聯網產業迅猛發展。2021年我國授權頻譜蜂窩物聯網連接數已經達到15.2億個,按照國家規劃目標,到2023年底,國內主要城市要初步建成物聯網新型基礎設施,物聯網連接數將突破20億個。據全球知名市場研究公司IDC預測,2025年中國物聯網市場規模將超過3000億美元,在全球占比約26.1%。

推進物聯網健康有序發展,深度挖掘物聯網價值,滿足智慧城市的現實需要,需要特別關注以下幾點。

一是更加強調開放共享。物聯網基礎設施不僅要從功能層進行整合,更要從基礎層進行整合,通過采用開放的體系架構,推動由“萬物互聯”向“萬物數聯”“萬物智聯”演進,實現在正確的時間將有價值的數據送到有用的地方,打牢“城市網絡化”基礎。

二是更加重視集約化建設。堅持綠色安全發展理念,按照規模化、協同化、多樣化推進,解決傳統“煙囪式”建設帶來的成本高、聯通難、碎片化等問題。通過集約化建設和集約化管理,強化共用、整合通用、開放應用,在各行各業應用系統建設基礎上,整合政府、行業資源,加快城市數字化進程。

三是更加突出場景驅動。物聯網基礎設施建設是一個長期演進過程,要強化應用系統建設牽引作用,因地制宜、因時制宜、持續演進、體系建設,推進傳統基礎設施智能化和新型基礎設施建設有機融合,通過應用場景驅動提高智能化水平,切實解決社會發展遇到的問題,有力支撐城市智慧化發展。

四是更加注重安全可靠。隨著數字化程度提高,連接數增多,數據更開放,服務更智能,安全問題會日益凸顯。物聯網作為新興技術產業,其感、傳、知、用各個環節,除了需要面對傳統網絡安全外,還面臨許多新的安全挑戰,要從終端、網絡、平臺、應用多層次統籌考慮,技術、標準、解決方案多方面深入研究,確保城市運行安全穩定。

探索數字賦能城市治理

主持人:請介紹杭州城市大腦探索數字賦能城市治理的實踐經驗和成效。

張蔚文(浙江大學公共管理學院副院長):杭州城市大腦是利用大數據、云計算、區塊鏈等新型數字技術推動城市治理體系與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重要數字系統與基礎設施。

2016年,以交通治堵問題為切入口,杭州市創新性地啟動城市大腦建設工作。通過統一匯集道路交通視頻圖像等數據,城市大腦能夠利用人工智能算法自動識別道路交通情況,并根據實時信息控制交通信號燈變化、自動上報事故信息,優化道路交通。經過逐步試點,城市大腦在交通治堵上取得顯著成效,2018年,城市大腦接管杭州市1300個信號燈路口,接入4500路視頻數據,試點區域通行時間縮短15.3%,杭州交通擁堵排名從2014年的全國第2位下降至第35位。

在此基礎上,2018年杭州市推出城市大腦綜合版,將城市大腦從單一交通領域擴展至城市治理綜合領域,建設以中樞為核心、系統平臺為支撐的城市大腦基礎架構,并且構建多層級的數字駕駛艙,針對城市治理重點難點問題開發應用場景。其中,城市大腦中樞系統打通橫向政府部門與縱向市區縣政府之間的數據壁壘,并通過各市區縣系統平臺提供實際數據與算力支撐,構建完整的城市數據資源體系。2021年,杭州市城市大腦中樞系統聯通全部13個下轄市區縣,50余個黨政部門,縱向各層級數據接口已經達到1.09萬個,協同政府面與社會面信息系統超760個,支撐共享數據1520億條,日均協同數據超過2億條。

依托中樞與系統平臺提供的海量城市數據,杭州市真正實現了數字賦能城市治理。一方面,城市大腦開發面向多層級數字駕駛艙,通過可視化界面展現城市運行實時指標數據,輔助政府決策,目前已建成168個各級數字駕駛艙。另一方面,城市大腦嵌入浙江省數字化改革“數字社會”系統,開發涉及警務、交通、城管、文旅、衛健、房管、應急、市場監管、農業、環保、基層治理11大系統48個應用場景,構建統一面向公眾的數字界面,在城市治理各個方面發揮重要作用。例如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初期,杭州城市大腦推出“親清在線”平臺,通過大數據直接為受疫情影響的企業與個人提供補助,實現“零材料、零審批、秒兌現”,大大提高補助發放效率。截至2021年底,“親清在線”平臺上線兌付政策共340條,兌付資金94億元,惠及企業31.6萬家、員工84.7萬人。

杭州市城市大腦為數字賦能城市治理、構建城市數據資源體系提供以下四點經驗。

第一,應用云計算、區塊鏈等新技術建立全市統一的系統架構,打通數據壁壘,構建數據感知、互聯、共享、應用、開放的全流程體系。統一的系統架構是打破“數據孤島”的前提。杭州城市大腦在建設初期即確立“531”體系,即一張網、一朵云、一個庫、一個中樞、一個大腦,市區部門互聯互通、中樞系統平臺場景互聯互通、政府市場互聯互通,以及一個新的城市基礎設施。從而能夠實現跨部門數據協同,快速開發應用場景。

第二,以問題導向開發應用場景,實現跨部門協同創新,真正實現數字技術賦能城市治理。如在“交通治堵”應用場景中,交警、城管、衛健等部門共同協作開發“一鍵護航”應用,能夠控制信號燈對救護車等特種車輛進行優先調度,提升應急事件處理效率。此后在“親清在線”“民生直達”等應用場景中杭州市均堅持問題導向,多跨協同,實現便民直達、惠企直達、治理直達。

第三,建立高效靈活的治理機制,為數據協同與應用創新提供組織支撐。開發過程中,政府高位推動,成立以市委書記為組長的城市大腦建設領導小組;具體落實中,成立城市大腦建設指揮部,根據應用場景抽調業務部門成立多個工作專班;創新合作機制,合資創立由市國企控股、阿里云等技術企業參股的杭州城市大腦有限公司,并成立城市大腦研究院,探索城市大腦市場化長效運營機制,激發民營企業創新動力。

第四,因時制宜制定法規政策,為構建數據資源體系、數字賦能城市治理提供制度環境保障。杭州市政府編制并發布兩項地方標準《城市大腦建設管理規范》《政務數據共享安全管理規范》,出臺一項專門規劃、一項重要決議和一項地方法規,將城市大腦創新探索固化為長效制度機制,總結推廣成功經驗,對數據隱私與安全等問題提出規范要求,促進城市大腦長期健康發展。 (本文來源:經濟日報)

來源:經濟日報


上一篇:智慧燈桿系統中的研究重點

下一篇:我國智慧燈桿行業現狀及發展前景預測

1對1咨詢

掃描
垂天公眾號二維碼

掃描
垂天公眾號二維碼

咨詢熱線

400-8870-700
日本精品一区二区三区高清,亚洲欧美日韩国产综合卡通,国内视频在线精品一区,日韩精品中文字幕有码日韩,超级碰97直线国产免费公开,yy6080私人理论影片,